主页 > 混凝土搅拌机 >
新闻1+1 疫情下的“白名单”如何保产业、保供应?
发布日期:2022-04-20 23:10   来源:未知   阅读:

  澳门六合开奖直播,4月19日,我们要关注在疫情背景下保生活、保生产的“白名单”制度。首先要说什么是“白名单”?其实它是跟电脑系统操作当中的“黑名单”相对应的,如果说“黑名单”是不许通过,是要被屏蔽的,那么“白名单”不仅要通过,还要优先通过,它的安全性和便捷性都得以保障。为什么现在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要提“白名单”呢?先听一下4月19日上午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新闻发言人所谈的一个背景。

  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 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 罗俊杰:3月份工业经济确实涌现了一些新的问题、新的挑战,比如产业链供应链出现堵点、卡点,中小微企业生产经营也出现了一些困难,大宗原材料价格依然在高位波动,等等,也导致了一些指标出现放缓,下行的压力确实感觉到在加大。

  白岩松:听完这段话大家自然就明白了,希望能通过一个“白名单”制度来保供应、保产业链,然后最终保障我们的生活和企业经济发展的这种生产。那么“白名单”制将如何运行?它能够起到巨大的保障作用吗?我们一起关注。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 付凌晖:今年以来,特别是3月份,由于部分地区疫情的发展,对一些接触性行业特别是接触性服务业冲击影响较大,同时一些疫情严重地区的企业出现停产减产,交通物流受到影响,也制约了工业生产。

  为了减少疫情等因素对经济的影响,这几天多个部门已密集出台多项措施。4月18日,全国保障物流畅通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电视电话会议召开,又进一步推出十项重要举措。4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国资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多个部门在保供应链、保产业链方面也相继发布多项措施。

  罗俊杰:建立重点产业链供应链企业“白名单”制度,针对重点领域的这些重点企业,通过加强部省协同和跨区域协调,确保重点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畅通。

  “白名单”制度意味着凡是在“白名单”上的企业和行业必须要保,包括汽车、集成电路、消费电子、装备制造、农用物资、食品医药等涉及国计民生的重点产业链及龙头企业。工业和信息化部要求,要建立每日调度机制,除了保产业链的“白名单”,还要有供应链的“白名单”。

  罗俊杰:我们将会同各地联防联控机制,完善通信行程卡“白名单”管理机制。向经过各地级市及以上联防联控机制审核确认的,涉及到重要生活物资运输的相关货运司乘人员,提供便捷、高效、规范的通信行程信息服务。

  过去一周,在各部门联合推动下,来自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8日24时,各省(区、市)高速公路关闭的收费站已经减少到116个,下降了82.89%,关停的服务区减少到61个,也下降了83.24%。

  罗俊杰:我们已经向上海等(抗疫)前方派驻了前方工作组,部领导带队,将加强前后方协同、部省联动协调,保障重点企业稳定生产和重点产业链运转顺畅,指导地方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细化工业企业疫情防控工作,按照“一企一策”“一园一策”来组织生产,积极稳妥有序推进重点企业复工复产。

  眼下,不少地方都发布了在疫情防控下的复工复产方案,上海已经公布了首批包括666家企业的“白名单”,吉林也公布全省重点企业均已应复尽复。

  白岩松:首先我们来关注一下这个“白名单”要保的重点产业链和供应链,它包括汽车、集成电路、消费电子、装备制造、农用物资、食品医药,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对于生产和生活来说都是重中之重的。那怎么弄这个“白名单”?大家可以看一下,向经各地级市以及以上联防联控机制审核确认的,涉及到重要生活物资运输的相关货运司乘人员,提供便捷、高效、规范的通信行程信息服务,助力保障疫情防控期间重要物资货运车辆及司乘人员顺畅通行。这是关键。接下来我们马上连线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副主任魏际刚,他长期从事产业经济和物流供应链方面的研究。4月19日上午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新闻发布会已经在强调要实施“白名单”制度,你觉得它对于整个复工复产和保这种产业链、供应链来说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副主任 魏际刚:我觉得4月19日上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白名单”有利于加速我们的复工复产。因为“白名单”其实它的含义就是重点优先保障市场准入。假如说不推行“白名单”的话,那么我们现在产业链、供应链中断,或者说低效运行,或者高成本运行的这种状况不能得到迅速缓解。那么这样一个“白名单”的出现有利于加快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高效运行,特别是对重点产业供应链的保障具有重要意义。

  白岩松:魏主任,您刚才谈到了重点产业链,刚才我也告诉大家,包括短片里已经说了,重要的产业链是从汽车集成电路一直到食品和医药,为什么是这些重点的产业链和供应链?

  魏际刚:我想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涉及到重点产业的问题,第二个涉及到产业链、供应链的问题。这里面体现了一个保重点、保关键、保核心、保民生的思路,因为疫情防控形势下一定要有大局观,要分类施策。我们这次提到的“白名单”当中提到这些相关的产业它各有特点和作用,比如像汽车产业,它是国民经济的主导产业,产业链长,带动性也强,是拉动内需的重要领域。集成电路是我们国家关键的核心产业,也是大国竞争的焦点领域。我们也知道我们国家的集成电路产业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特别是集成电路的一个根技术还存在着一些数字育人的问题。那么像消费电子是需求规模大、市场前景广的这种高技术产业,也是出口创汇的重要产业。装备制造是战略性产业,是大国竞争的关键领域。像农用物资保障是农业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的基础。像食品我们也知道民以食为天,它是民生产业。像医药产业,它既是民生产业,也是战略性产业。这些产业的经济社会影响比较大,我们也知道现在这个世界它其实是产业之间、企业之间、地区之间、国家之间,包括人与人之间都是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相互作用的。如果某一个产业链、供应链发生了断裂或者不畅,不但会波及整个行业的发展,也会波及相关行业和地区的经济社会的运行,这里面有着很明显的传导效应。这里面我要解释一下什么是产业链、供应链。我们过去经常谈产业,谈企业,但现在谈的是产业链、供应链。这是为什么呢?其实21世纪的竞争,国家与国家间的竞争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竞争。那么什么是产业链呢?产业链其实就是上中下游产业之间存在着一种内在的客观联系。比如纺织产业链,纺织产业链是由上游的比如纤维的加工产业,中游的制造产业、印染产业,到下游的服装、家纺、产业用纺构成的,这是一个中观层面的维度。供应链和产业链还有很大的不同,供应链是在产业链中间,就在产业链里面,它是由上中下游企业为满足最终客户需求建立的一种主观的协作关系。最后这里面它是主观的。那么产业链是中观层面的,而供应链它是微观层面的问题,供应链就是产业链的基础,所以说在同一条产业链中间可能有很多供应链。供应链因为是上中下游企业之间构建的,所以企业会考虑成本、效率、安全。当这些因素综合考虑之后,供应链也就会发生变化,所以供应链是始终不断变化的。

  白岩松:所以有的时候在目前越来越合作的过程中,你要断了哪个微观的这种供应链,可能整体都无法运行。接下来说到“白名单”的时候又与通行紧密相关,这些天在疫情的背景下,我们特别关注的是各个高速路等,您怎么看待通行卡的“白名单”,它如何能够真正地开始把效率还给我们?

  魏际刚:其实“白名单”现在是在疫情形势下,为了保证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制定这个“白名单”。其实“白名单”的意义不仅仅是在疫情防控下要制定这个“白名单”,保证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其实在常态下我们也要制定“白名单”。因为我刚才也说过了,产业链、供应链的竞争其实是国家的竞争,要提升竞争力。因为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或者说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稳定、高效运行,它是个系统工程,那么这里面就涉及到人流、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方面的保障,也涉及到上中下游企业之间的协同,而物流是保证供应链畅通的基础性、先导性的因素。这次物流领域设立“白名单”就可以打通我们供应链的堵点、断点,增强上中下游的这种连接能力,增强要素的流动能力,有效降低疫情防控中的供应链的运行成本,增强这种供需的对接,畅通我们国民经济的运行。现在比如说“白名单”,“白名单”在手走遍神州,或者一卡在手走遍中国,走遍全国。所以这样有利于破除不合理的地方政策壁垒,也为将来建立统一、开放、高效的国内物流大市场提供示范。

  白岩松:“白名单”的确是现在应急情况下的需求,那从长远将来统一大市场的角度来说也是需求,但是我们现在先要关注它的应急,有了“白名单”,有了各个部委的这种推,是不是就立即能变现,然后它真正能够顺畅起来呢?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

  4月19日的发布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宣布,已经梳理形成了重点产业链、供应链企业“白名单”,而这些龙头企业有很大一部分都集中在长三角地区。数据表明,长三角地区的生产总值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一,在我国诸多产业链上发挥着关键作用,其中之一就是汽车。

  蔚来北京区域总经理 浦洋:长三角,包括早期的深圳和长春等地的疫情影响,都是中国重要的汽车供应链的生产基地,因为这些供应链的整体影响,我们的工厂其实在此之前就已经受到了很大影响,迫不得已进行了停产整备。

  上海作为汽车产业链的重镇,有数百家企业分布在行业的上下游,在上海首批公布的复工复产企业“白名单”中,666家企业与汽车相关的就超过250家。在工业和信息化部4月11日成立的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畅通协调平台上线以来,从企业注册反馈的情况来看,涉及近20个省(市、区)1700多家整车及关键零部件企业,主要集中在上海、江苏、浙江、吉林等地。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 陈斌:长春、上海新冠疫情的影响,致使我们主要的汽车生产企业出现了停工停产的情况。按照3月份第三周和2月份第三周相比,长春因为汽车工业停产,影响汽车产量是4.81万辆,上海因为汽车企业的停产,影响了汽车产量是3.8万辆。

  随着吉林省疫情的好转,这两天在复工复产推进中,吉林也在专门强调和统计了一汽集团的复工复产情况。

  吉林省工信厅副厅长 宋晓辉:截至4月18日,一汽集团及汽车零部件企业已有502户复工,比前日增加29户,各主机厂的一级供应商已全部实现复工复产。4月18日新增返岗员工4185人,累计在厂员工已达3.76万人。

  除了汽车,长三角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也占据着全国的半壁江山,半导体企业同样也是涵盖了上下游各个环节。此轮长三角地区的疫情发生以来,一些集成电路龙头企业的员工都驻守在工厂内,他们采取闭环管理,确保生产不断。

  华虹五厂厂长 魏峥颖:现在全球的芯片供应链都非常紧张,那我们作为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我们必须保障连续性的生产,这样才能保证下游的各类产品都有芯片可以用。

  目前,上海也在全力协调与江苏、浙江、安徽三个省份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生产供应对接。比如江苏泰州支持帮助上汽、特斯拉在当地的供应链企业复工复产,并且办理运输通行证;比如苏州、泰州等为上海华虹、中芯国际等集成电路制造企业的车辆进出当地提取原材料给予重要通行便利。

  白岩松:长三角比较核心的整个合作当中实行“白名单”这样一个制度,您觉得在疫情还比较严重,从数字上来看,它的核心区域对重点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的这种恢复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能快速起到作用吗?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 张立群: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积极的新的探索。现在在疫情防控和稳增长之间,怎么样能够形成一种更加精准的对接,特别是在长三角、在上海这样一个地域,一方面是疫情现在发生发展得比较突然,而且情况也相对比较严重;另外一个方面长三角包括上海在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当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它的产业、企业在我们国家产业链、供应链当中处在一个非常重要、非常关键的位置。所以在这个时候,它的这样一个生产运行情况事关全局。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在上海、在长三角,在当前的这样一个形势下,加快探索疫情防控和稳增长之间怎么样精准对接,我认为这个是一个非常关键也是一个非常迫切的重大课题。所以现在相关部委包括相关地方政府在这个方面形成合力,大家都在全力以赴做出积极探索,我认为这个非常重要,也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白岩松:在整个产业链恢复的过程中,你觉得在目前包括这种疫情的数字还是比较严峻的情况下,更要靠什么?是靠政府,靠市场,还是靠什么?

  张立群:这里边我想关键是政府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因为我们国家疫情防控总体来看还是由政府组织动员各个方面的力量来应对疫情。整个这样一个稳增长实际上也是在市场调节的基础上,政府也在积极发挥作用。但这两个方面我个人的看法就是现在都要从怎么样以人民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在稳增长和防控疫情这两者之间,我们要努力探索精细化对接,要在多种约束条件下找到一个最优解,这个最优解就是对整个人民的利益它是最优的,来统筹疫情防控和稳增长。因为这两个方面都事关民生大计,疫情防控事关人民生命健康,稳增长事关保民生,也事关民生大计。所以这两个方面任何一个方面都不容出现大的闪失,必须要统筹协调好,必须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们努力探索找到最优解现在是最迫切的。

  白岩松:现在上海在第一批“白名单”当中要保的重点企业是666家,但是现在在产的是377,一半多一点。您怎么看待第一批的666家尽早地应该都复工复产,您比较关注其中的什么?

  张立群:我觉得现在666家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积极的开端,它表明我们现在受疫情影响最突出的,或者在整个产业链当中位置最关键的这些企业,首先受到政策的关注。这个里边我们在协调疫情防控的政策和复工复产的政策怎么样更好衔接起来,我想这个探索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想仅仅有这些企业可能还不够,我们说1.5亿个市场主体是我们保就业、保民生的基本盘。现在我们说这些受影响最突出、在产业链当中最关键的企业能够复工复产,这非常重要非常好,但这只是一个开端。我想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要探索的就是怎么在这个疫情防控或者更有效应对散发疫情的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让所有的企业,让我们的市场主体,包括众多的小微企业,充分活跃起来,能够恢复生产。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我想才能够对保就业,才能够对“六保”“六稳”这个基本盘作出全面的贡献。

  白岩松:也有一些地方说现在很多的企业复工了,但是没法复产,您的建议会是什么?

  张立群:我觉得关键还是链没有打通,人到位了,但是相应的条件不到位,这是不行的。所以现在既不能停产,也不能断链,这两个方面都要统筹起来。

  白岩松:的确,现在疫情依然让我们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但另一方面,如何去稳增长,尤其如何保畅通,应该是快速而有效率要实现的一个目标。